大陸正處在快速城市化發展階段,並與工業化、農業現代化和資訊化一道成為推動大陸社會經濟可持續發展的強大動力。然而,快速城市化進程中也出現了諸多問題,交通擁堵、環境污染等“城市病”盡顯。在此情況下,大陸中央政府明確提出要走中國特色的新型城鎮化道路。 無疑,新型城鎮化是相對于傳統城市化而言的,是對傳統城市化思維、道路與模式的反思和揚棄。然而,目前無論是學術界還是決策界,對於新型城鎮化的內涵還遠未形成共識。筆者研究認為,新型城鎮化至少是資源節約型、環境友好型和生態保育型的城鎮化。除此之外,新型城鎮化還應更加注意產業支撐和就業增長、機會均等和利益共用的城鎮化。 其中,“水”應該成為城鎮化發展中必須充分考慮的因素。管仲說,“凡立國都,非與大山之下,必於廣川之上。高毋進旱,而水用足;下毋進水,而溝防省;因天材,就地利。故城郭不必中規矩,道路不必中準繩。”水是生命之源,生產之要,生態之基。水是城市生命支援系統中最核心的因素、最活躍的因素、最不可或缺的因素。沒有水便沒有生命;沒有水便沒有生產;沒有水便沒有生態;沒有水便沒有城市。缺乏水的城市,往往也是缺乏靈性和活力的城市。 大陸正處於快速城鎮化發展階段,水是城鎮化發展不可或缺的資源基礎。大陸水資源嚴重短缺,快速城鎮化已經並將持續加大對水資源基礎的壓力。為保證城鎮化持續健康發展,須充分考慮水資源基礎的支撐和保障能力,加強城鎮化發展的水資源論證與調控。 一、大陸城鎮化發展正面臨水資源的剛性約束 目前大陸城市缺水現象已十分普遍而嚴重。大陸是典型缺水國家。水利部資料顯示,全國2╱3城市供水不足,其中110個城市嚴重缺水;32個百萬人口以上特大城市中有30個長期受困于缺水;14個沿海開放城市中9個嚴重缺水。 大陸城市缺水主要有3種類型:第一種是資源型缺水,大陸人均水資源佔有量約2100立方米,僅為世界平均水準的28%,列世界第125位,正常年份全國缺水536億立方米、城市缺水近百億立方米;相當部分城市甚至還沒有專用水源地。第二種為品質型缺水,據《2012中國環境狀況公報》,在198個城市4929個地下水監測點位中,優良、良好、較好水質的監測點僅占42.7%,而較差、極差水質的監測點則高達57.3%。水污染進一步加劇了本已嚴重的水資源短缺矛盾,城市取水日益困難,城市水安全問題日益突出。第三種是工程型缺水,相對于水資源條件,部分城市供水能力不足,水利投入嚴重欠帳,水利建設嚴重滯後。據水利部資料,設備老化、進水口淤積和地下水超采等導致城市工程供水能力不足,供水保證率低於90%的地表水水源地達504個,占到1╱10以上。 此外,大陸城鎮化發展受制於水資源保障。大陸城鎮化進程中,水資源開發程度越來越高,城市供水有限,不時發生缺水、斷水事件。監察部資料顯示,近期大陸水污染事故每年都在1700起以上,由此造成城鎮水資源供給中斷。另外,城鎮供水能力短缺是普遍現象,截至2010年底,全國城鎮供水能力共計3.87億立方米╱日,用水人口6.30億人,管網長度103.55萬公里,年供水總量714億立方米。但由於供水水質差、管網破損、保證率低、應急能力滯後等原因,城鎮供水能力總體上較為短缺,直接影響到社會經濟功能的正常運轉,並已成為城鎮化發展的重要限制因數。 當然,水資源對於大陸城鎮化發展的制約作用,有著一定的區域差異性。大陸水資源南多北少、東多西少的基本水情,決定了北方地區特別是西北地方的城鎮化更應充分考慮水資源的制約。這其中,“寧夏沿黃經濟區”、“天山北坡地區”、“蘭州—西寧地區”、“呼包鄂榆地區”、“太原城市群”和“關中—天水地區”的多年平均降水量 僅 分 別 為 192.6、289.9、347.2、378.4、506.7和659.1毫米;另外,此6個地區除“天山北坡地區”外,人均水資源量亦均遠低於全國平均水準,其中 “寧夏沿黃經濟區”、“蘭州—西寧地區”、“太原城市群”人均水資源量僅分別為77、217、334立方米。 此外,包括海河流域等在內部分地區水環境及水生態狀況已經較為惡劣,其城鎮化發展更應較其他地區高度關注水環境容量和水生態服務功能,更應注重水環境保護和水生態修復。總之,在這些地區更須“量水而行”。 (大陸國研網專供,作者:谷樹忠 李維明) 【中央網路報】



內容來自YAHO貸款O新聞

本報特約個人信貸

新聞來源https://tw.news.yahoo.com/本報特約-區域經濟-大陸城鎮化發展須-量水而行-03信用貸款3500551.html


6EC789C951DB6690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額借貸

h55bp5rpx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