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S後13年/他們不是英雄 他們是受難者

林重威,是台灣第一位因為抗煞殉職的醫師。2003年,林重威28歲,台北醫學大學畢業,4月到和平醫院擔任內科住院醫師,原本預計要在同年8月與愛心女友完婚,人生美好正要起飛。

新聞來源https://tw.news.yahoo.com/sars-13-1-040024541.html

「情願有一個活著的兒子,不要一個死去的英雄」

她與另一位後來不幸過世的仁濟醫院護士胡貴芳兩人,在2003年4月間因為發燒、咳嗽等不適症狀到馬偕醫院急診,後來兩人都被通報為SARS可能病例,5月初林美雪的病情一度惡化,家人非常擔心,尤其後來她的好友胡貴芳過世後,親人們相當擔心美雪會不會心情受影響、撐不下去,還好林美雪挺住,順利出院,在同年7月生下女兒「妹妹」,也是台灣第一個誕生的「SRAS新生寶寶」

【SARS後13年系列2—變革檢驗】395億元的血淚,台灣學到了什麼?

只要看到他的東西,母親的眼淚就落不停

SARS過後,衛生署(現改制衛生福利部)將各界3億3千多萬的捐款,以第一個發現SARS疾病的義大利醫師歐巴尼為名成立基金會,補助嚴重的SARS死亡或身心殘障者子女教育補助直到大學畢業,由各縣市政府社會局協助辦理,儘管如此,過去曾有意舉辦感恩茶會,多數個案仍不願現身;甚至有人連補助也沒有出面領取。

他們之中有些人,根本並非因上陣抗煞而壯烈犧牲,是在醫院失控的感染管控和混亂中,被流彈掃射而陣亡。

13年過去,林美雪不願再多回想當時的狀況,只說現在一切都好,平日仍要忙碌工作,並照顧兩個孩子,只希望日子這樣平順安穩過下去,傷心的回憶就留在過去吧。

SARS有11名因公殉職者,醫護人員是第一線受難者, 兩名罹難的醫師都是年輕的住院醫師。事後有人不平,「為了預防院內感染,把接觸病人的人員減至最少,多是年輕的住院醫師被推上前線照護病人、插管,很多主治級醫師從頭到尾沒有碰病患。」

當時,國內初傳SARS疫情,在和平醫院工作的林重威負責診治腸胃道感染與高燒不退的劉姓員工,當時醫院未做好防疫、也未告知醫護人員院內有SARS病人,林重威沒穿隔離衣前往救治劉姓病人,不幸染煞。

所幸,仍有好的結局。林美雪的孩子,便是SARS裡最讓人欣慰的「結晶」。

【SARS後13年系列1-現場重建】「大家愛不愛台灣?」一句話讓醫院同心抗煞

內容來自YAHOO新聞

「這是痛苦的回憶!永祥的媽媽到現在都還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一想到就哭!」林永祥的舅舅說。

13年過去,台灣將換第3任總統、高鐵通車、兩岸直航、手機全面淘汰扣機,歲月更迭、歷史加速前行。在SARS風暴裡曾犧牲的名字和面孔,早埋入時間飛奔而揚起的塵埃裡。我們忘了他們,他們的家人卻忘不了傷慟。企業貸款

林永祥高雄醫學大學畢業,SARS期間,在高雄長庚醫院擔任住院醫師,2003年4月28日晚上值班救治林姓婦人時,不知林婦是SARS病患,只戴一般口罩和手術手套為林婦插管,臉部被吐出的穢物噴到染煞。

5月3日,林永祥發燒,轉進負壓病房隔離,醫院全力救治,仍回天乏術,得年僅28歲。林永祥新婚半年的妻子,悲痛萬分;林母由親人陪同到醫院,哀慟得幾乎不能行走。

林永祥曾在南一中的畢業紀念冊上(右圖,取自網路資料)留言「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看在親友同學眼裡更覺心酸,年輕生命如此殞落,彷若塵埃,飄散得無聲無息。

在同學同事的眼中,他認真負責,友人曾經形容他:「永祥本著喜歡思考推理的個性和照顧病人的心,當完兵後,毅然地投入內科的領域,即使內科工作這樣的繁重也甘之如貽,在他平實忠厚的外表之下,總有關心病人的同理心。」

成內科醫師後,林永祥也順利完成婚事,正描繪幸福藍圖,沒想到,心中的這個夢,來不及完成,就這樣地被上天給搶走了,他離世時,才新婚不到半年。

林永祥走後,他的親舅舅架起網站,放入很多林永祥的資料與照片留念,「想他時就上去看看,懷念一下,他跟我很好!」不過林永祥的舅舅不願多談什麼,「怕大姐(林母)看到會傷心,大姐現在還是一樣,只要看到東西就哭到不行,到現在都還不能接受,家裡講到這個事,她眼淚掉不停,大家都不敢、也不想多回憶」。

「還好留下這個孩子!」

4月20日林重威發病,隨即被隔離,轉至國泰醫院救治,病情一度有起色,不料5月15日病情急轉直下,不幸過世。

「還好沒有放棄!」13年前,SARS疫情嚴峻,仁濟醫院護士林美雪懷孕個人信貸期間感染SARS,肺功能受到影響,血氧濃度一度偏低。

有人染SARS、全家隔離,卻也從此被家族「隔離」,再也不曾踏上歸鄉路。有人因為使用大量類固醇治療和肺功能留下的後遺症,容易疲倦、關節酸痛,再也回不到職場。有人因為曾長時間被債務協商關在負壓病房裡,一關燈就恐懼,從此家裡不再熄燈。

林美雪懷孕,又要對抗SARS病毒,家人曾經做過最壞打算,私下詢問醫師是不是要先把胎兒拿掉,專心治療大人,醫院當時認為林美雪身體狀況也不適合終止妊娠,保住這個小生命。她對《民報》記者說:「還好留下這個孩子!」林美雪在誕下女兒之後,喜悅滿滿。

2007年林美雪再接再厲,生下兒子,家人開心迎接小生命。林美雪病後,有肺部纖維化的後遺症,曾經走路都非常喘,她還是靠著的毅力,堅強對抗身體不適,如今擁有一雙兒女。

「我不再多說了,事情已經過去這麼久了,懂得檢討老早就該檢討,不懂得檢討說再多也沒意義。」《民報》記者與林重威的父親林亨華連繫時,他沉重地說。

SARS系列專題:

林重威之父林亨華當時擔任馬公高中的校長,曾有政府員工打電話問他是否願意讓林重威入祀忠烈祠,被林亨華斷然拒絕。他說「林重威不是英雄、是被害死的」,他不但拒絕入祠忠烈祠的安排,更與北市府纏訟多年後打贏國賠官司,獲賠748萬元,林以此捐助成立「財團法人林重威基金會」幫助清寒學生。

事隔13年,林亨華不願再多談此事。在歐巴尼基金會出版的《回首SARS》一書中,他說:「我情願有一個活著的兒子,不要一個死去的英雄」,同時希望林重威的犧牲可以給社會和政府一些反思,比如說發生這麼大的風暴,政府或醫院卻讓第一線去參加戰爭的醫護人員連基本的裝備都手忙腳亂,例如最簡單的防護衣、口罩都弄得亂七八糟,政治人物真的有愛這塊土地嗎?而不要把治政利益、權謀擺在第一位,不要充斥政治口水。

再回首 有痛傷有新生



13年後,《民報》試圖連繫當時受難或感染的醫護及其家屬,多半仍不願談及過往,特別是兩名年罹難的年輕醫師家人,至今哀傷未止。所幸,也有當時在危急中產下孩子的染SARS護士,孩子健康長大,不致讓這段慘烈的過往,盡是哀淒。


79C863BD7C27701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額借貸

h55bp5rpx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